倚天屠龙记外传之情色岛传奇(续)

倚天屠龙记外传之情色岛传奇(续)

  话说张无忌在黛琦丝的阴道中要死要活,终于还是挡不住岳母的媚功,才四五个回合就丢盔弃甲,那根长长的东西摇头晃脑地倒了下去。  此时张无忌初尝男女交欢的滋味,心里还对岳母那个温润的洞穴念念不忘,那种感觉,比之自己用太极功夫自慰更要爽上百倍。张无忌心里想着,自然而然的丹田一股热气自下而上,直冲顶门,原来这也是九阳神功的好处了。想当年张无忌在深山中练功不辍,只有一只老猴陪伴,如今终于派上大用,刚才还软软的鸡巴,竟又渐渐直了起来。可见天道酬勤,实非虚言。  众女刚刚看着自己情郎的鸡巴一阵威风凛凛地喷发白浆,射得黛琦丝的下身粘粘乎乎,不料一会工夫竟又变得刚硬如铁,又是威风凛凛的架势,不禁都有点吃惊。然而她们毕竟都没有经过人事,不知道男子射精过后有一个不应期。因此尽管吃惊,倒也以为是正常的。  但是黛琦丝就不同了。本来她就因为害怕女婿把精液射到自己体内,所以刚才交欢时一直提心吊胆。所幸张无忌的鸡巴尺寸够长够大,强度够刚够硬,也操得她好不快活。只是张无忌初次临场,竟然战不到四五个回合就退出兵家必争之夹皮沟,搞得黛琦丝那里十分空虚,抓着女婿的鸡巴舍不得放开。此时看着手中的那条软虫慢慢昂起了头,心里的惊惧远大于四女,心说:“真是个冤家!”  黛琦丝正呆怔着,那鸡巴竟已顶到了她下巴上,她回过神来,忙把头一偏,那东西顺势一弹,拂过她的面庞,弄得她垂着的几丝发缕飘然而起。黛琦丝用手撸着张无忌的鸡巴,好像抚摸一柄宝剑一般,实在是爱不释手。  张无忌此时又感到鸡巴胀得难受,不解地问着黛琦丝:“娘,怎么我感觉现在鸡巴更难受了?”  黛琦丝正不知怎么回答才好。突然感觉手中的鸡巴一动,一下没抓住,耳中只听无忌喊道:“义父,你怎么了?”再一定神,才发觉张无忌已经到了数丈外的谢逊身边,心想此子果然神功无敌,刚刚泄过,轻功竟还是这么好。所幸自己性教育得当,否则将来定是一个在武林掀起淫风荡雨的大淫贼。念及此,紫杉龙王感到一阵欣慰。  此时众女已跑到谢逊身边,围了一个圈,黛琦丝忙喊:“怎么了,三哥?”拨开众人挤了进去。只见谢逊坐在一块岩石上,手中捧着屠龙刀,仰头向天,也不说话。  张无忌心想,义父不会是又疯了吧。想靠上去夺下那把屠龙刀。只是自己那根鸡巴还是直挺挺的一条,难免戳到义父,未免有点大不敬了,又怕义父真的疯了,金毛狮王的功夫虽然逊于自己,但是这屠龙刀威力无比,万一自己一个不小心,下体的那条大白龙让屠龙刀斩去就麻烦了。正自犹豫间,只见金毛狮王脖子一昂,仰天长啸。  好在在场各位都有武功底子,狮王这一啸也似未尽全力,只震得四女心口一闷。黛琦丝待啸声刚落,忙问道:“三哥,有什么话就说吧,在这个情色岛,我们都是一家人了,不妨让小辈们也听听。”  “唉,你们看。”谢逊一声叹,举起了手中的屠龙刀。  “不好!”张无忌和黛琦丝以为谢逊要暴起伤人,忙一手提着一个,带着四女退后一步。谢逊似乎听到声音,说道:“你们过来看。”  张无忌和黛琦丝互望一眼(张无忌盯着岳母的一丛毛,黛琦丝盯着女婿的一杆枪),并肩走向谢逊,四女小心地跟在后边。  张无忌盯着谢逊举着的屠龙刀,觉得和打小看过的那屠龙刀没有任何分别,实在不知义父用意,问道:“义父,这刀怎么了?”  “唉,不是刀,再看。”谢逊没好气地回答。  张无忌不解,转头望向黛琦丝。只见黛琦丝脸颊飞红,手指微伸。张无忌顺着手指看去,才知道义父要他们看的是他原本被屠龙刀挡着的下体。  原来金毛狮王谢逊异于中土人士,连阴毛都是金黄的,只见金毛丛中,伸出一条粗壮的阳根,金毛狮王,果然名不虚传。只是那阳根虽然长且粗,却是大头朝下,失了威风。众女也见到这条和张郎迥然不同的东西,也是好奇地盯着看。  “唉,”谢逊又是一声叹:“想我谢某一世英名,但是壮年丧妻、子,为了报仇,苦练天杀的七伤拳,多年不近女色。没想到大仇未报,七伤拳打死神僧空见的报应却到了。”  “怎么了,义父哪里不舒服,让无忌替您看看。”张无忌爱父心切,左手抓着自己的鸡巴,让它贴着自己的小腹,免得顶到义父,右手抓过谢逊的一只手,把起脉来。  “你不懂。”谢逊说着抽出自己的手,说道:“刚才我听你们共赴巫山,极乐之时的莺声燕语,心里也是一阵激荡。”黛琦丝听到这,知道自己刚才和张无忌交欢时浪声连连,不禁羞红了脸,好在谢逊也看不到,“没想到胯下这根阳物竟好像被抽了筋骨一般。大概是七伤拳之祸,即使爱妻复活,我也已是废人,无法人道。如今我这样,还要它作甚?!”  谢逊说完,手中的屠龙刀就要落下,竟然想要自宫。无忌大惊,顾不得自己的鸡巴,两手并用捉住义父的手,鸡巴顶在谢逊的胸口。这下谢逊更受刺激,竟一把挣开张无忌。  正在这个危急时刻,黛琦丝一声断喝:“三哥!!!”说着右手探出,运起了擒龙手。只见功力到处,谢逊那条鸡巴竟似活了一般,头一抬,被黛琦丝抓在掌中。  赵敏看见,不禁叹道:“这、这就是擒龙功吗,没想到世上真得有人会使这门功夫。”张无忌心里却自忖可以办到,但见岳母那青葱般的玉指握着义父那黑红的阳物,知道要像岳母般将这擒龙手使得如此惊艳,世上只怕无人能及。  说来也怪,谢逊被黛琦丝抓着阳具,竟安静下来,只见黛琦丝左手握住谢逊根部,右手在阴茎干上来回抚摸,口中轻声呢喃:“三哥,好三哥,真得生得好宝贝……”金毛狮王竟在紫杉龙王的抚弄下变得十分听话,可见紫金白青的排名是很有道理的。  “你们都过来。”黛琦丝回头说道。四女和张无忌都围了上来。“无忌,你通晓医道,可知你义父是何病症?”  张无忌确实通晓医道,但是古代于房中术等皆讳莫如深,被医者以为末流,唯炼丹师等偶有研究,再者张无忌刚通男女之道,对此当然一无所知。张无忌老实回答道:“岳母,这个孩儿不知。”  黛琦丝说道:“你不知也是正常,不过你现在已是我四个女儿的丈夫,这男人的事,也是要了解的。”说罢,右手屈指对着谢逊的鸡巴头一弹,只见那龟头一晃晃的,显然绵软无力,决不似张无忌的那般张牙舞爪。  “你岳父的病是叫阳痿,”黛琦丝说道,谢逊身体也是一振,想来是被说中心事,心里一阵酸楚,想来阳痿不举,举而不坚,坚而不挺,挺而不久(老军医广告词,记不太清了)乃是天下男人最怕之事,强如谢逊也不能例外。  “三哥,你莫急。阳痿也分器质性和精神性的两种。我看你三哥身强体壮,根骨奇佳,即使练了七伤拳,也不可能似这鼻涕虫般无力。多半是因为嫂子遭恶人毒手,又报仇心切,无暇顾及男女情事,所谓拳不离手,曲不离口,这大好阳物得不到锻炼,自然就废了,因此多半是精神性阳痿,只要重新锻炼,必能重振金毛狮王当年在光明顶的雄风。”  一席话说的谢逊大为感动,双手握着黛琦丝的双肩,虎目含泪,一双眸子虽然无神,但在泪光的映射下竟似满含深情:“好妹妹!”真是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动情时。  “三哥,今天小妹就帮你找回自我。”黛琦丝说着,双手在谢逊那长长的鸡巴上来回撸动(此处省去若干字,不是偷懒,实在写不来,没经历过,呵呵)。并轻启朱唇,把谢逊的鸡巴含在嘴里(再省,不好意思,不擅长写这些,倒是喜欢看这类情节,呵呵)。  谢逊好不舒畅,仰天轻叹,竟似又想到当年在光明顶群雄中,自己如何威风八面,一条鸡巴仅次于教主阳顶天(也难怪-_- a)。没想到和教主一样都败在了成昆鞭下。  在黛琦丝的努力下,谢逊的鸡巴又神奇的勃起了,虽不及张无忌的长,但是衬着金色阴毛,俨然还是当年狮王风采。黛琦丝握着鸡巴头,骄傲地说:“你们看,义父的鸡巴长不长,硬不硬,威风不威风?!”四女和张无忌都鼓起掌来。谢逊双手高举过头,仰天长啸,宣布狮王复活。  赵敏激动的说:“今天学到很多知识,无忌,哦,相公第一次经人道,义父又重振雄风,我们应该为今天纪念一下。”  周芷若也说:“是啊,今天是我们在情色岛上最有意义的一天了,不如就叫它鸡巴日吧。”  小昭比较害羞,觉得似乎不雅,又想不出好的来,皱着眉头不说话。  殷离倒是神经大条,说道:“鸡巴日倒是直奔主题,就是凸现不出无忌和义父两个人的业绩。”  周芷若一想也是,一时也想不出好的来,一下子四个少女都陷入了沉默。  还是黛琦丝见多识广,仔细端详着无忌和三哥的两根鸡巴,拍手笑道:“有了!”其他人都屏息倾听。黛琦丝伸手握住两根鸡巴,来回摩梭,得意地问:“你们看这两根东西像什么?”  “龟头!”周芷若渔家女出身,还是忘不了这个。  “唉(第三声)~,虽像龟头,但是哪有你相公和义父这般雄壮的龟头。”  周芷若听罢默不做声。  赵敏这时用手指轻轻触着情郎的鸡巴,觉得又硬又热,“像宝塔!”赵敏猛然想起火烧宝塔时,那宝塔也是这般通红而高耸。  “哎(第一声)~~,对了,郡主果然聪明过人。”黛琦丝赞道。  周芷若不满地望了赵敏一眼。  “你们看,无忌和你们义父的鸡巴,正好像两支高耸如云的宝塔,我们不如就把今天称为‘双塔记’吧。”  四女都觉有理,双塔记这个名字又琅琅上口,高兴地拍手欢呼:“双塔记!双塔记!”  小昭更掩着口笑说:“娘,那你就是托塔天王了。”一句话逗的大伙都哈哈大笑,浑然没有想到另一个时空的一群欧美人非常郁闷。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123456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