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女部长的大乳房

捷克女部长的大乳房

  德国,世界超级大国,面积一百八十万平方公里,人口众多;捷克共和国,是德国的兄弟国家,大国,面积二百八十万平方公里,人口众多,美妇如云。  捷克美妇之多,连他们的女部长,也个个是美妇。捷克某部女部长帕蒂拉,今年五十余岁,身高两米零八,金黄毛发,貌俊美,高大丰满白嫩,肥臀美腿,脚长得异常美丽雪白,尤其她那一对大乳,长及阴部,每次开部长会议,那几个色狼男部长,都会盯着她的大乳房直流口水,或者开一些下流玩笑。  这天,部长会议又一次召开。帕蒂拉身穿灰色套装短裙,肉色裤袜奶白色高跟皮凉鞋,坐在会议桌前。她身边,坐着一位男部长,他贪婪地盯着帕蒂拉的大乳房。帕蒂拉的乳房太大,她只好把两只大乳房放到套装之外。那白色的兜式奶罩也只能遮住半个乳房,两半拉雪白的大乳露在外面。  那男部长叫道:“主席先生,这里是部长会议还是脱衣舞俱乐部?我反对让大胸部的女人出席如此严肃的讨论国家大事的会议。”  他曾摸过帕蒂拉的大乳房,遭到痛斥,所以趁机报复。  帕蒂拉冷冷地说:“我的胸部大,和我们的会议没有关系吧?”  部长会议主席也道:“是的,应该是没有关系,希望大家把注意力集中到我们的议题上来。”  会议开始讨论新的议题,那男部长盯着帕蒂拉的大乳房,心里在想,别看这老娘们儿在这里装正经,背地里不知道怎么骚呢。  的确,帕蒂拉在家里是很骚的,但她可不是对谁都骚,那位四十九岁的男部长,她就觉得他很讨厌,当然不可能对他骚了,不过,当她下班后……  会议一直开到下午,大家一起吃了晚饭,又开了两个小时会,这才结束了一天的工作。  帕蒂拉看了看表,已经是晚上九点了。她想到还有些文件没有处理,于是回到了她的办公室。  帕蒂拉宽大豪华的办公室里亮着台灯。帕蒂拉一进去,就看看见她宽大的办公桌后面坐着一个人。她定睛一看,是她十八岁的儿子本克。  本克今年是高三学生,也是个大个子,身高一米九四,当然与高大的母亲比他还是个子小一些。他也是满头金黄。  他从十三岁那年就开始蹂躏母亲,至今已五年多了。  帕蒂拉非常爱自己英武的儿子,愿意满足他的一切要求,当然也包括他的性欲要求,特别是,与儿子交配,她可以感受到与其他人交配完全不同的母子乱伦的刺激。  她见儿子在她办公室,就问:“本克,你干什么来了?”  本克道:“亲爱的妈妈,你这么晚不回家,我在家里等你等得着急了,就来找你了。”  他有母亲给他的通行证,所以可以畅通无阻地出入这座政府大楼。  帕蒂拉的丈夫几年前已经死于她的胯下,家里就她和儿子相依为命。  帕蒂拉道:“妈妈还有很多文件要处理。”  本克于是给妈妈让开位子,帕蒂拉坐在她的大皮椅上,戴上金丝眼镜,仔细批阅起文件来。  本克钻到办公桌下面,办公桌非常宽大,下面空间也很大,足够他这个高个子在下面活动。  他捉住了妈妈穿着奶白色高跟皮凉鞋的精美袜莲。母亲的脚长得很美,再穿着肉色裤袜,极为精美。  他把妈妈那发黑的袜尖凑到鼻子下,使劲地嗅着。  帕蒂拉对这一切显然早已习以为常,任凭儿子摆弄,依然看她的文件。  母亲那成熟性感女人袜尖醉人的莲香被本克深深吸入大脑,令他鸡巴暴起!他扒了妈妈的一只高跟皮凉鞋,尽情捏弄母亲那性感可爱的袜莲。  光捏母亲的脚他还不过瘾,便伸手到母亲窄裙里,先扒了母亲的小三角裤,母亲习惯把裤袜穿在内裤里面,他喜欢母亲这样,这样母亲裤袜的裆部的骚味会比较重。然后,他又埋头于母亲两腿之间,使劲嗅着母亲的裤袜裆部。一股浓浓的骚味被他深深吸进大脑。本克的鸡巴更硬了。  帕蒂拉被儿子捏脚嗅阴,阴道有些发痒,她略微控制了一下情绪,继续批阅文件。  本克按捺不住了,干脆扒掉了母亲的肉色裤袜,然后,跪在母亲脚下,捉住了母亲的秀足,仔细端详。母亲的脚长得雪白美丽,秀足可餐!本克流着口水,一口吞下母亲那高高翘起的雪白一玉趾,大口吮吸起来。  这下,帕蒂拉受不了,她的秀足是她的又一性器官,十分敏感,受不了被男人这样玩弄,淫水止不住地涌出她的阴道,她忍不住轻声呻吟起来,文件自然也是看不下去了。  “噢,亲爱的,别这样,让妈妈看完这些文件……”帕蒂拉无力地呻吟着,那声音听起来是那么的迷人。  本克被妈妈迷人的呻吟所刺激,索性从桌子下站了出来,把母亲两条雪白的大美腿抬起来,把她的雪白秀足放在桌面上,捉着母亲的秀足,尽情吮吸起来。  帕蒂拉的呻吟声越来越大,淫水越流越多。她雪白秀足上满是儿子的口水和牙印,本克按捺不住狠咬母亲翘起的一玉趾,母亲疼得惊叫起来。本克是个恋足狂,在这方面很变态。全身心奉献给儿子的帕蒂拉并不反感儿子的变态,却被儿子的变态弄得更骚了。她愿意供儿子玩弄。  这时,帕蒂拉已经被儿子玩弄得受不了了,满面潮红,她自己脱了她的灰色窄裙,这样,她的下半身就完全裸露了出来,雪白的美腿秀足,两腿之间是大丛金黄阴毛。  她的雪白美腿秀足实在太诱人了!本克看在眼里,按捺不住阵阵冲动!他跪在母亲两条美腿之间,开始亲吻撕咬她的金黄阴毛。帕蒂拉惊叫起来:“不要这样!亲爱的,温和些……”  本克仍然撕咬着妈妈的金黄阴毛,他喜欢听妈妈的惊叫。咬了一阵,他才松了口,开始去舔妈妈的屄眼。  帕蒂拉被儿子舔屄,舔得她痒得不住哼哼,淫水忍不住地往外涌出,都喂了她的色狼儿子了。  帕蒂拉痒得忍不住夹紧两腿,把儿子的头紧紧夹在两腿之间。本克感觉到母亲的温暖,更加狂乱,他按捺不住,大口吮吸撕咬妈妈那肥大的阴唇。帕蒂拉又疼又痒,连声惊叫:“别……别这样……亲爱的……你把妈妈……弄疼了……你弄得妈妈……很难受……呀……呀……呀……”  母亲的淫叫传到本克耳中,令他的鸡巴更加粗大!  本克再也按捺不住了,他站起身,将母亲两条雪白的美腿扛在肩头,将性感老娘按在她的皮椅中,挺起粗大的鸡巴,狠狠顶入母亲的屄眼。  本克的鸡巴由于母亲的刺激,勃起得又粗又大,而且非常坚硬。帕蒂拉很害怕儿子的大鸡巴,她知道又要吃苦头了,连忙哀求道:“本克……轻一点……看在上帝的份上……妈妈求求你……”  本克哪里管那些,不由分说,就是一阵狠捣乱捅。他嗅了妈妈的丝袜,鸡巴勃起长达一尺!捅到母亲子宫口,还有一半在母亲体外,你想这样大的鸡巴狠捅入去,帕蒂拉要疼成什么样啊?受得了吗?  儿子奸污她的大多数时候,开始时她都没有快感,只有疼痛和恐惧。但儿子就是喜欢这样蹂躏母亲,给母亲带来痛苦。和所有的女人一样,帕蒂拉希望男人温和地对待她,这样她才能充分享受,但她儿子对待她却极为粗暴,令她害怕。  帕蒂拉被儿子奸得又疼又痒,忍不住哭叫起来。本克更加疯狂,他一边奸母一边把母亲上身也扒光了。帕蒂拉此时已是一丝不挂了,两只雪白的大乳挂在身体两边。本克抓住母亲的一只大乳,一边使劲揉摸,一边将那大如红樱桃的大奶头子尽情吮吸撕咬。帕蒂拉疼得惨叫起来!  就这样,女部长帕蒂拉在她的办公室的皮椅上遭到她儿子的兽性蹂躏。  看到掌管多少亿捷克人生活的女部长,自己的亲生母亲,被自己蹂躏得死去活来,不住哭叫,本克感到刺激极了,他扛着母亲的美腿,捅得更加凶狠,粗大坚硬的大鸡巴疯狂地顶撞着母亲娇嫩而饱受摧残的子宫口,捅得母亲不住哭叫。  本克放开母亲的大乳房,又捉住母亲一只雪白秀足,使劲吮吸撕咬那翘起的雪白一玉趾,帕蒂拉哭叫得更加凄惨了。帕蒂拉的雪白秀足实在是太美了,本克又亲又咬,兽性更加炽烈!  本克坚硬的鸡巴勇猛撞击母亲的柔嫩的子宫口,感觉痛快极了!他呼呼低吼着,极为快活。粗大的鸡巴是他得心应手的武器,使他可以尽情摧残性感老娘。  帕蒂拉的两只雪白大乳挂在身体两边,随着她被撞击的频率而有节奏地晃动着,看着非常刺激。

  本克看在眼里,兽性更炽!他扛着母亲美腿,一口气操了母亲一个多小时!然后,他从母亲屄眼里拔出鸡巴,给母亲穿上高跟皮凉鞋,让她从椅子上下来,上半身趴在宽大的桌子上,扶着办公桌,撅着肥白的屁股。  本克跪在母亲屁股后头,无耻地舔母亲那精致的屁眼。帕蒂拉的精致屁眼两侧,长满金黄色肛毛。本克看在眼里,觉得非常刺激。他的口水,涂满母亲的屁眼。帕蒂拉敏感而隐密的屁眼被儿子舔得痒得受不了,她娇声哭叫着,忍受着儿子对她隐密器官的玩弄。  然后,本克站起身,挺起粗大的鸡巴,慢慢顶入母亲的精致屁眼。帕蒂拉的精致屁眼被强行撑开,她痛苦地轻声呻吟着。  本克使劲把鸡巴往母亲屁眼深处里顶,那种撕开母亲屁眼的感觉使他身心愉悦。  本克的大鸡巴粗如他的粗壮手臂,母亲的屁眼几乎要被他的大鸡巴撕开了。帕蒂拉痛苦地呻吟着,忍受着儿子的污辱。  帕蒂拉肥白的两大片臀肉非常柔软,轻轻晃动。本克抓住母亲的雪白肥臀,使劲把粗大鸡巴往母亲的精致屁眼里顶,顶了一个多小时,母亲也足足呻吟了一个多小时。本克这才把大鸡巴从母亲屁眼里拔出,仍然站在母亲屁股后头,挺起大鸡巴,从后面捅入母亲的屄眼,直捣母亲子宫!  帕蒂拉疼得连声惨叫,哀求道:“求求你……亲爱的……看在上帝的份上…饶了妈妈吧……妈妈……实在受不了啦……呀……呀……呀~~~~~~~~”她凄惨地哭叫着,哀嚎着。  本克听到母亲求饶,不但没有减轻力度,反而捅得更加凶猛。他喜欢对母亲进行性虐待。  帕蒂拉本来没有快感,被儿子捣得是死去活来,痛苦不堪,然而,极大的痛苦,却使她渐渐沉沦,渐渐感觉到一种沉沦的快感,那是一种被污辱而产生的堕落的不正常的快感。她不顾羞耻地淫叫起来,那叫声中,包含着痛苦,也包含着淫荡。  儿子的兽性摧残,使得极度痛苦的女部长又一次变成一个淫妇!儿子每次蹂躏她,结果都是这样。  难忍的痛苦使得帕蒂拉开始淫言秽语:“……嗷……嗷……操死我吧……本克……操死妈妈吧……妈妈疼死了……妈妈不要活了……妈妈让你操死算了……嗷……嗷……嗷……”她不顾一切地嚎叫着,痛苦使她迷乱了。  本克凶狠地奸污着母亲,“妈妈,妈妈,说,你是母狗!”  “我是母狗……妈妈是母狗……嗷……嗷……操死妈妈这头母狗吧……妈妈不要活了呀……”大乳房的女部长痛苦而淫乱地嚎叫着。  本克很方便地伸手从母亲身体两侧抓住母亲柔软雪白的大乳房,紧紧抓住,同时狠命从后面往母亲屄眼里猛捅。他的鸡巴实在太大太长,狠狠捅到母亲的子宫口,还有一半露在母亲屄眼外面。性感老娘疼得拼命惨叫:“救…救命呀……妈妈……就要被你……捅死了呀……捅死妈妈这头母狗吧……你捅吧……妈妈不要活了呀……嗷……嗷……嗷~~~~~~~”她绝望而淫乱地惨叫着。  这时,从帕蒂拉屄眼里流出的已不仅是淫水,还夹杂着血水。帕蒂拉被儿子奸得子宫出血!  帕蒂拉痛苦地哭叫着,哀求道:“……不要再操了……求……求求你………嗷……嗷……”  本克操得性起,揪住母亲的金黄长发,他兽性大发,势如奔马,疯狂进攻母亲的子宫。帕蒂拉俊美的脸被迫仰起,汗泪满面,满面痛苦,惨叫不绝,泣不成声。而她又沉醉于这种被蹂躏的快感,呼喊声中饱含淫荡。平时里不苟言笑的女高官,此时被操得淫妇本性暴露无遗。这再次证明,再高贵的女人,也是供男人蹂躏的,她们喜欢被男人蹂躏。  女部长趴在桌上,被儿子从后面操她屄眼,又操了她一个多小时!  母亲的性感,极大地刺激了本克的兽性,遭受奸污的母亲的淫叫,刺激得本克兽性大发!他越捅越狠,就在母亲凄惨而淫乱的嚎叫声中,在一口气奸母三个多小时之后,他崩溃了。儿子炽烈的精液,狂飙突进,直射入母亲的子宫。帕蒂拉拼命嚎叫着,被儿子蹂躏了三个多小时后,最终趴在了她的大办公桌上。  母亲的性感,极大地刺激了本克的兽欲,这一次,他先从前面,又从后面,足足奸了母亲三个多小时!他操了母亲的屄眼,还操了母亲的屁眼,又从后面操了母亲的屄眼。  本克早在一边安置好了摄像头,将这奸母三小时都录了像。事后,他按照他的老习惯,把这录像卖给某欧洲熟妇网站,该熟妇网站立即贴了出来。  那位对帕蒂拉的大乳房垂涎三尺的四十九岁男部长在网上看到了帕蒂拉与儿子乱伦的这些录像,如获至宝。本克多次将他奸母的录像卖给熟妇网站,都被贴了出来,那位男部长不但下载了很多,而且他决心以此为要挟,要对帕蒂拉下手了。帕蒂拉难逃他的魔掌了。  第二天,女部长帕蒂拉在她的豪华办公室会见来自希腊某委员会的女主席姬娅娜。她的办公室里面配有休息室,昨夜玩母亲玩累了的儿子在里面的休息室呼呼大睡。  姬娅娜,五十余岁,一米七五,褐色毛发,颇有姿色,丰乳肥臀美腿秀足,身穿褐色套装短裙,肉色裤袜高跟皮凉鞋,性感异常。她本来也算是身材高大的,但站在帕蒂拉这个更为高大的大个子美妇前面,竟显得有些娇小了。  女人心细,尽管早上帕蒂拉起来后自己打扫了办公室,但姬娅娜却在她的地毯上发现了几根金黄阴毛,与女部长的金发颜色相同。姬娅娜暗暗一笑,啊,这位女部长居然也在办公室里做爱。  会谈很顺利。会谈结束后,帕蒂拉早在附近一家豪华酒店安排好了午宴,宴请女主席。因为正事已经谈完,所以午宴比较随便。  用餐时,女主席姬娅娜提出想了解一下捷克青少年的体育活动。正在这时,秘书过来告诉帕蒂拉,说有她儿子的电话。  本克已经起床,洗漱完毕,却不见母亲,想给母亲打个电话,问问昨夜是不是蹂躏她太重了。  希腊女主席一听是女部长的儿子来电话,很感兴趣地说:“可不可以请他来共进午餐,顺便了解一下捷克青少年的体育活动情况。”  碍着客人,帕蒂拉只好把儿子叫来。  本克看见这位希腊女主席,心想,希腊的性感熟妇也不错嘛,不知她和她儿子是否乱伦呢?  女人心细,看见帕蒂拉在她儿子面前的尴尬样子,姬娅娜暗暗想道,这位女部长母子俩肯定有不同寻常的关系。  想到此,她的胯下有些湿了。因为,她想念她远在祖国的儿子了。  原来,姬娅娜如此性感的熟妇,哪里逃得过儿子的魔掌,也早已和儿子乱伦了。  出访一结束,一回到国内,姬娅娜就匆匆忙忙赶回家。  一回家,她就被早已等候多日的儿子按在床上。她的儿子,是一个二十余岁的希腊青年,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扒下母亲的肉色裤袜,使劲嗅那发黑袜尖。为了满足儿子,姬娅娜多日未洗裤袜,发黑袜尖莲香馥郁,刺激得儿子兽性大发!  她儿子名叫托尔克里斯,他捉了母亲的白皙秀足,一边乱啃,一边将母亲按在床上猛操。  正在此时,房门开了,又进来了两对母子,其中一位母亲是女市长多拉,四十七岁,一米八三,褐黄毛发,身材高大,颇有姿色,丰乳肥臀美腿秀足,套装短裙肉色裤袜高跟皮凉鞋,性感异常。  另一位是女祭司兼女演员色蕾娅,三十八岁,一米六六,也是褐黄毛发,丰满白嫩,美腿秀足,穿白色长裙,穿着皮凉鞋,非常性感。  与捷克那样的大国不同,希腊,只是个小国。但希腊美妇也不少。古希腊美女海伦就很有名,为了她,还爆发了著名的特洛伊战争。  将三位性感熟妇弄到一起的是她们的儿子。女市长多拉的儿子阿古卡留斯,十八岁;女祭司色蕾娅的儿子尼科来索斯,十六岁少年。三个性感熟妇的儿子都已奸母数年。最近,三个性感熟妇共同出席一个活动,她们的三个儿子也因此结识,很快引为知己,决定要让三个母亲同床供他们这三个儿子蹂躏。  那女主席姬娅娜正被儿子奸得嗷嗷直叫,见另两个性感熟妇走进来,又惊又羞,想起身却被儿子按住,动弹不得。那女市长和女演员见女主席正被儿子操,也是又惊又羞,正待退出,却被她们两个儿子按在床上,扒得一丝不挂,狠操起来。  列位读者,为了使大家看得清楚,再交代一遍:  希腊某委员会女主席姬娅娜,五十余岁,一米七五,其儿子托尔克里斯,二十余岁;  女市长多拉,四十七岁,一米八三,其子阿古卡留斯,十八岁;  女祭司色蕾娅,三十八岁,一米六六,其子尼科来索斯,十六岁。  当下,三位性感熟妇均被她们儿子掀起美腿,被操得叫做一团。此时她们当然都已明白了是她们儿子串通好了的,由于她们平时就被儿子奸污惯了,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后,倒也不太抗拒,也就任由儿子们任意糟蹋了。  年龄最大的女主席姬娅娜躺在中间,女市长多拉和女祭司色蕾娅分别躺在她两边。女主席的两只秀足分别被另两个熟妇的儿子们各捉住一只乱啃乱亲,而女主席的儿子则各捉住女市长和女祭司的各一只秀足,将她们两只白皙一玉趾含在口中,尽情吮吸撕咬。三个性感熟妇被弄得叫做一团。  三个儿子的鸡巴插在各自母亲的屄眼里,又想出下流的花样。他们拿着从母亲们秀莲上扒下的肉色裤袜,轮流嗅那发黑的袜尖和发黄的裆部,评选哪位妈妈的袜尖和裆部最骚。一通闻下来,女主席姬娅娜裤袜的袜尖最好闻,女市长多拉裤袜的裆部骚味最浓。  闻了母亲们裤袜的袜尖和裆部,儿子们更加疯狂,猛捅母亲们的屄眼,捅得母亲们又是一阵嚎叫。  母亲们高举白皙的美腿秀足,供儿子们尽情品尝香莲,那景象,十分香艳刺激! 

 之后,儿子们又命母亲们翻过来,撅起肥白屁股跪趴在床边。他们都把头凑到各自母亲的屁股后头,无耻地舔母亲们的精致屁眼,母亲们被儿子们舔得痒得不住叫唤。  然后,三个儿子同时把鸡巴顶入母亲的屁眼,三个母亲都被顶得哼哼唧唧,淫水直流。  顶了一阵,母亲隐密的屁眼夹得他们鸡巴憋不住了,都射入母亲的屁眼里。  接下来的活动,对母亲们有些勉为其难。儿子们先是命令女主席和女市长,把女祭司的屁眼舔干净,又命女主席和女祭司,把女市长的屁眼舔干净,最后,女市长和女祭司,把女主席的屁眼也给舔干净了。其间,儿子们还命令她们互相接吻……  然后,三十八岁的女祭司色蕾娅,被命令再穿上她的白色长袍,穿上奶白色高跟皮凉鞋,象她在仪式上那样,点燃“圣火”。  女主席姬娅娜和女市长多拉也都穿好她们的套装短裙高跟皮凉鞋,象她们在仪式上那样“主持”活动。当然,此时她们衣服里面什么也没穿。  穿着白色长袍,色蕾娅显得是那么圣洁,里面丰满的肉体,又显示出她的淫荡。此时她拿的不是火炬,而是一根电棍。  儿子们按捺不住冲动,一拥而上,将女祭司色蕾娅按倒在床上,迫使她分开两腿,亮出她满是褐黄阴毛的阴部,将她手中的电棍夺下,不由分说,捅入她屄里,然后启动开关,电棍嗡嗡作响,女祭司连声嚎叫。  看着色蕾娅痛苦而淫荡的表情,听着她的嚎叫,小伙子们兴奋极了。他们命女祭司自己把电棍往屄里捅,又扑向另两个性感熟妇。  身穿套装短裙的女主席和女市长,都被命令站在床边,抬起一条美腿,脱掉一只皮凉鞋,一只秀足踩在床边,亮出她们长满褐色阴毛和褐黄阴毛的阴部。儿子们拿起另两根木棍,使劲往她们屄眼里捅。  女主席姬娅娜的褐色阴毛与女市长多拉的褐黄阴毛都很浓密。女主席姬娅娜年龄最大,捅她的棍子也最粗,捅得她嗷嗷直叫,她都有些站不住了。她的表情甚为痛苦。  她的儿子托尔克里斯跪在她和女市长多拉的脚下,尽情亲吻她们放在床上的秀足,弄得她们两个痒得不行。另两个儿子阿古卡留斯和尼科来索斯则拿着棍子使劲捅她们的屄眼。  托尔克里斯又站起身来,解开女主席和女市长的套装,一手揉摸女市长多拉的乳房,一手抓住他母亲亦即女主席姬娅娜的乳房,大口吮吸撕咬母亲的大奶头子。这三个性感熟妇的乳房都很大,虽不比前面所说的捷克女部长的大乳,但与一般妇女相比,着实不小。  女主席姬娅娜被儿子咬奶头,疼得受不了;女市长多拉被托尔克里斯死死抓住奶子,也疼得受不了,两个性感熟妇使劲地呼喊,床上的女祭司色蕾娅被电棍刺激得也惨叫不绝,三个性感熟妇叫作一团。  女主席的儿子托尔克里斯抓住女主席和女市长的奶子,迫使她们跪在地下。另两个儿子从她们屄里拔出棍子,站在她们脸的前面,挺着鸡巴,往她们嘴里乱捅。两个性感熟妇伸出玉手,扶着阿古卡留斯和尼科来索斯的鸡巴,温柔地大口吮吸着。两个儿子舒服得闭着眼睛连叫“快活”!  女主席的儿子托尔克里斯这时则来到躺在床上的女祭司身边,从她手里接过电棍,朝她屄里使劲地捅。刚才是女祭司色蕾娅自己把电棍往屄里捅,动作自然温柔,现在女主席的儿子接过电棍往她屄里使劲地捅,她可受不了了,立即惨叫起来!  托尔克里斯一边捅一边拿起女祭司色蕾娅的裤袜,使劲地嗅那发黑的袜尖。那成熟性感妇人醉人的莲香刺激得他兽性大发,更加残忍地把电棍往那妇人的屄眼里狠捅!色蕾娅痛苦地失声惨叫,汗泪满面。  而另两个儿子也拿起那女主席和女市长的裤袜,使劲地嗅那发黑袜尖。性感成熟妇人发黑袜尖那醉人的异香使得他们也是兽性炽烈,鸡巴更硬,使劲往妇人们喉咙深处顶,顶得她们恶心地呜咽不止。  托尔克里斯也按捺不住了,从女祭司屄里拔出电棍,跪在她两腿之间,扛起她两条美腿,不由分说,就将铁硬的鸡巴顶入她的屄眼,狠操起来。  那三十八岁的女祭司被操得娇叫不止,淫水直流。她的白色长袍早被撩了起来,露出两只大奶。她的两只大奶不住晃动,那两只大奶头晃来晃去,看得那女主席的儿子托尔克里斯格外兴奋,操得更加有力。  女祭司色蕾娅的屄眼刚才已经被那电棍弄肿了,此时哪里还经得起这小伙子的粗野蹂躏。她是又疼又痒,连声哭叫起来,表情十分痛苦。  看着女祭司那痛苦的表情,托尔克里斯感到格外的刺激,心里一痒,精液狂奔,都射入女祭司屄里。  此时,另两个儿子也被那女主席和女市长的温柔吮吸弄得他们的鸡巴舒服极了,他们喘着粗气,把精液射入那两个性感熟妇的嘴里。  三个性感熟妇的嘴里,都被塞着鸡巴,她们奉命将儿子们的鸡巴吮吸得干干净净。  在她们的温柔吮吸下,在她们的嘴里,儿子们的鸡巴又硬了起来。  又一轮蹂躏开始了。这一次,三个性感熟妇都被扒得一丝不挂。  年龄最大的女主席姬娅娜撅着肥白的屁股,跪趴在床上,女祭司十六岁的儿子跪在女主席屁股后头,无耻地舔她的精致屁眼,然后将一串珠子硬塞入她的屁眼,再一个个拉出来。姬娅娜被弄得不住呻吟。  就这样玩了很久,少年尼科来索斯才放过姬娅娜的精致屁眼,开始从后面使劲地操她。  五十余岁的女主席姬娅娜受不了那少年如铅笔般的长鸡巴对她子宫的刺戳,连声哭叫起来。  她实在受不了了,上身一软,便瘫了下去,撅着屁股,头埋在床里。那少年见了,揪住她的褐色长发,将她扯得脸扬了起来。女主席姬娅娜满面痛苦,悲苦地哭叫着,哀求着。  三十八岁的女祭司色蕾娅则躺在一边,四十七岁的女市长多拉跪趴在她身体上,低头舔着她的屄眼。  两个儿子,阿古卡留斯无耻地舔女市长的屁眼,另一个,托尔克里斯,则把鸡巴插入躺着的女祭司的嘴里。女祭司的屄眼刚才遭受了电棍的摧残,已被折磨肿了,此时被女市长舔得又痒又疼,她受不了,不住地哭叫;而女市长多拉的屁眼刚才被儿子插得火辣辣的疼,此时被儿子舔,也是又痒又疼,也是叫个不停。  再说那女主席姬娅娜,遭受着十六岁少年尼科来索斯的折磨。她的大奶在身下不停地晃动。少年伸手到她身下,死死抓住她的大奶。女主席姬娅娜疼得眼泪都流出来了,失声惨叫!  少年抓着女主席的奶子,迫使她抬起上身,同时将鸡巴使劲往她屄眼深处里顶。女主席姬娅娜被顶到子宫,疼得又叫了起来。少年往上顶一下,她就疼得叫一声。  到后来,少年索性躺在床上,命姬娅娜蹲着,夹着鸡巴一起一落。女主席的淫水不停地流,少年的鸡巴在她屄里舒服极了。女主席背对少年,一边起落,一边不停地发出淫叫,两只奶子不停地甩动,那模样淫荡极了。  渐渐地,女主席姬娅娜没力气了,她就跪着,把少年的鸡巴夹在她屄里不住地磨动。她舒服,少年也舒服,这一对忘年交叫做一团。  姬娅娜背对着少年,两只秀足脚心朝上,就摆在少年手边。少年按捺不住去抠女主席那白嫩脚心。女主席的白嫩脚心最为敏感,最怕痒,此时被弄得很痒,又逃不开,只能使劲把屄磨动,淫水流得更欢了。  再接下来,上了年纪的女主席姬娅娜连跪着磨动的力气也没有了,于是少年坐了起来,女主席又撅着屁股跪趴在床上。少年尼科来索斯从后面一阵猛捅,直捣子宫,女主席姬娅娜疼得死去活来,嚎叫不绝。  女主席的屁股又白又肥又软,肥白臀肉不住晃动,看得少年性起,挥掌猛击女主席的屁股,疼得她叫得更厉害了。  少年叫道:“母狗!”  女主席不应声,少年挥掌猛击她的肥白屁股,她疼得只好应了一声。  少年又道:“叫我做爸爸。”  女主席又没应声,少年伸手到她身下,死命抓住女主席的奶子。女主席疼得连声叫道:“父亲啊,饶了我吧,疼啊,疼死了呀……饶了我这条母狗吧……”  少年尼科来索斯鸡巴一阵狠捅,女主席姬娅娜更是叫作一团。  谁能想到尊贵的女主席女市长女祭司被她们的儿子奸弄成了三条淫贱母狗。这再一次说明,再尊贵的女人,也是给男人操的。  这时再看另一边,两个儿子托尔克里斯和阿古卡留斯把两个沙发相对而放,他们面对面,各坐一个沙发。他们的鸡巴都硬硬地直立着。  女市长多拉站在自己儿子阿古卡留斯前面,背对着儿子,往下一坐,把儿子的鸡巴坐入她自己的屄里;对面,女祭司色蕾娅也把女主席的儿子托尔克里斯的鸡巴坐入自己的屄里。她自己的儿子,那个十六岁少年尼科来索斯正在蹂躏女主席姬娅娜,色蕾娅自己则遭受女主席儿子的蹂躏。  女市长和女祭司两个性感熟妇面面相对,坐在两个小伙子的鸡巴上,一起一落。同时她们抱在一起,亲密地亲嘴。儿子们的蹂躏,把她们变成了不要脸的淫妇。  两个淫妇一起一落,不停地发出淫叫,和床上女主席的淫叫叫作一团。  两个坐沙发的儿子舒服极了,连叫:“淫妇!母狗!”两个淫妇连声应着。  两个坐沙发的儿子再也按捺不住了,从沙发上站起身,两个性感熟妇被迫弯下腰,两手搭在对面妇人身上,撅着屁股,被儿子们从后面狠操,那姿势甚为淫贱。  小伙子们的鸡巴插在她们的屄眼里,感觉太舒服了,她们的屄里甚为甜美。两个小伙子吼叫着,再也憋不住了,精液狂奔;床上,那少年也憋不住射了。三个性感熟妇叫作一团,屄眼里满是儿子们的精液。  儿子们也把这一次的淫乱录了像,卖给了某熟妇网站。  捷克的本克在网上看到姬娅娜等三对母子淫乱的情景,他当然认识姬娅娜,不由得淫心大起。他决心立即与姬娅娜的儿子联系,建立一个跨国的奸母会。  这个跨国奸母会很快就成立了,起名为:“中欧——巴尔干奸母会第13支部”。                【完】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123456 网站地图